新疆都市报 > 新闻 > 国际新闻 >

八路军“草桥阅兵”智端日伪据点

发布时间:2019-03-19 06:52来源: 未知

阅兵,是对武装力气发展检阅的仪式。自古以来,各武装力气都对阅兵尤为器重。在鲁西一带,至今还撒播着一则抗战时期八路军第115师东进支队操纵“草桥阅兵”智端日伪据点的传奇故事。

  七七变乱后,日本为完成速战暂且的策略治理,召集重兵很快侵占了我华北大片疆域。1938 年1 月16 日,日军200余人又轻取了鲁西汶上县城。

  汶上县城西北五里的小汶河上,有一座木石布局的桥,老庶民都叫它草桥。桥边的小农村因桥得名,亦称草桥。草桥虽算不上魁梧壮观,却也古朴平稳,是汶上、济宁等地通向东平及东南诸地的咽喉要道,具备必要的军事职位。1938 年6 月,日军为了管制草桥这个军事边陲,派惯匪身世的伪军中队长公冶开顺率三四十名伪军,携带七八挺轻重机枪与几十支长枪占据了草桥。

  1938年12月19日,八路军第115师师部、直属队与第686团等部5000余人在陈光、罗荣桓的统率下,由晋西南启航,以东进支队的名义向山东挺进。1939年3月1日到达鲁西郓城县张楼一带,3至4日首战樊坝,消灭伪军一个团,为山东老国民献上了一份晤面礼。以后,陈光、罗荣桓统率东进支队主力,继续往泰(山)西地区进步,并于3月7日晚上进入了汶上县境内。

  正行走间,陈光、罗荣桓俄然接到侦探员报告,火线草桥驻有日伪军的一个30余人的中队,正好扼住了通往泰西的“喉咙”。陈光与罗荣桓马上呼吁军队中断行进,选择召集人人磋议对策,拿下这个“拦路虎”。

  “罗唆把它端了吧,区区30多个二鬼子,还缺乏我们塞牙缝的呢!”“诸葛亮会”一初步,就有人这么说。

  “硬干恐怕不行。草桥隔断汶上县城太近,枪声一响,确定轰动驻汶上日军,而且这儿距济宁、兖州等日军重镇也都不远。一旦打起来,我们很容易就被日军粘在这儿。我们还不有到达目标地,现在还不是同日军真刀真枪大干一仗的时辰!”马上有人提出了不同定见。

  “既然打不得,那就绕开草桥,找个荒僻处所涉过小汶河吧。”又有人提出首倡。

  “要是小汶河能这么容易涉过去,日军也毋庸在这儿设据点了?侦察连已经侦探过了,小汶河水流机伶,水位也很深,徒步是涉无非去的。我们即使能找到几条划子,这么多戎行,要渡多长时日啊!”一位顾问职员又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我们可弗成以打一场一枪不响的战役……”有人说到这里居心进展了一下,卖了一个关子,接着说道:“智取!”

  “智取?这却是个好主张,不外用什么方法技能花样确保一枪不响呢?”

  罗荣桓一边听人人的发言,一边做着思虑。突然,一声“马嘶”声传来,他眉头一皱;计上心来,对大伙说道:“那时我们有日自己的大洋马,另有几十套从山西带来的缉获日军的军服,骑兵连连长刘钧升等几名同道还粗通几句日语,我们何不……”罗荣桓如斯这般地做了一番安排,人人一听都乐了,连说:“好主张,好主意!”

  3月7日下午,从西北偏袒冲过来一队骑兵,战马上的人个个身着日本黄呢子制服,佩挎西洋刀、洋枪,卷起一路灰尘,向草桥标的目的奔腾而来。这队人马莫非真的这天本骑兵吗?不,他们是八路军第115师马队连妆扮的,阿谁长官样子容貌的人便是刘钧升。正本,刘钧升上午受领了任务后,当即从马队连挑选了30多名耀眼强干的战士,扮装成一支日军小分队,刘钧升扮作日军联队长,一位排长扮作穿便衣带路的汉奸翻译官,向草桥伪军据点挺进。

  草桥桥头,两名站岗的伪军尖兵正伸着懒腰,打着哈欠,见西北方夙来了一队马队,竟是他们的“皇军奴才”,吓得大老远就连连还礼。

  此时,公冶开顺正和小内人蜷曲在一路抽大烟,一听到尖兵的呈报,蓦地一惊,便款待了几名亲信,躬着虾米腰,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进去,向“皇军”连连拍板哈腰,大献心境:“真实不知太君大驾惠临,失迎,失迎,迎接太君前来训示……”

  这家伙一边说着,一边滴溜着一对小眼睛,凹凸打量着目下这些不请自来:整齐的队伍,正宗的军服,隧道的洋马,威武的面容,好像不有甚么差迟头的地方。但他在江湖上走南闯北了几十年,早曾经“历练”得泥鳅一样滑,心里不由在悄然嘀咕:这些皇军怎样一个也不体会;来夙昔也没有奉告一声;再说,怎么样会从东南方从来,应该来自县城方向才对啊?迩来疯传从太行山下来了八路军的正轨戎行,太君反复严令做好预防,莫非……

  这小子想到这儿,立即朝身旁的一个亲信使了一个眼色,那个家伙心领神会,立即转过身来,准备返回据点往汶上县城打手机核实一下。

  “混蛋!你去那儿那边?太君有需求军务要安排,你不想要脑壳了吗?”这一幕,早被“翻译官”看在眼里,对着那家伙大声求全谴责道。那小子激灵了一下,只好又返了回来。

  “联队长”宛如被方才的一幕激怒了,铁板着面容,挺直身板端坐在高头大马上,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预计连日自身也听不懂的“日语”。公冶开顺更是一句也听不懂了,只好陪着笑脸,装作恭敬地听着。

  “驻济南大本营司令部已接到报告,八路军小股戎行已到了鲁西,小野联队长奉大本营尾高寿藏司令官的呼吁,这次是专程到鲁西各地巡回校阅阅兵军务的。为了确保检阅的真实性,尾高寿藏司令官顺便丁宁我们不要向各地提前打招呼。我们刚刚检阅了菏泽、郓城等地,正向汶上县城去!小野太君号令你们,马上全员鸠合,在院内接受检阅!你们这儿有几许人,太君是晓得的,检阅时一个也不能少。太君会根据这次检阅状况,以抉择下一步对你们的奖惩,太君假如不满意意了,哼哼……”“翻译官”说完,专程夸大地演示了一个“抹脖子”的步履。

  听“皇军”这么一说,公冶开顺适才的疑虑顿消,格外是“翻译官”方才谁人“抹脖子”的行动,吓得他一寒颤,他匆匆双脚立正,应了声,回身退下。

  “快点!快点!到据点院内集中,谁他妈的慢了,老子本日毙了谁!”跟着公冶开顺的一阵呼叫招呼,全体伪军不大一会儿就驱散完结,乃至连公冶开顺的小内人也脱离门口看强烈热闹。公冶开顺喊着口令,站成三排队形,接着向“联队长”呈文,恳请校阅阅兵。

  这时候分,马队连的其余同道早已手握火器连络开来,攻陷有利位置,把伪军围了起来。

  这时候,“联队长”摆着长官的架式,又咕哝了几句,“翻译” 马上说:“太君说叫你们把枪放在地上,退避几步。”伪军们不敢怠慢,马上把枪放下,退避站好。

  以后,“联队长”走到公冶开顺背地里,一会儿卸下他的手枪,用枪顶住他的脑壳。公冶开顺摸不清头脑,连说:“太君,你要干甚么?”

  这时候,只听“联队长”一声断喝:“老子不是太君,是八路军,都举起手来,缴枪不杀!”瞬间间,骑兵连官兵手中的枪也全都指向伪军。伪军们丈二僧人摸不着脑筋,一个个吓得缄口不言。

  刘钧升接着说道:“不要怯生生,八路军宠遇俘虏!”伪军们到底明白过来,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八路军,只好乖乖地举起了双手。公冶开顺见大势已去,只好耷拉下了脑壳。就多么,兵不血刃,一枪未发,草桥守敌就全数束手就擒。

  “草桥阅兵”的故事,过后在泰西群众中广为撒布。我军的此次智取行动,在昔时刚停办不久的《公众日报》上也有报道。八路军第115师战士剧社的张化远还创作了一出《草桥阅兵》的话剧,在官兵与驻地群众中久演不衰。(王贞勤)

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